国画人物 山水 花鸟 动物  书法  摄影鸟类 动物 风光 人物

 ◇ 一个“疯子”画家的传奇(图片)[阅读12040次] 【字体:   留言·打印·关闭 艺术资讯·业界资讯

一个“疯子”画家的传奇(图片)
来源:青青岛社区  作者:晨歌暮曲  加入时间:2011-1-12 13:12:52

  1、 
    “疯”,辞海释意:指精神错乱失常;如疯癫、发疯、疯子。按逻辑思维来理解,“疯”,应该是一种超出常规的一种状态。 
  我对“疯子”这个称谓,心里常常带有某种敬意,因为“疯”在某些时候也是一种力量,一种爆发,一种宣泄。像当年中国女排的姑娘们在与号称东洋魔女的日本队对垒中,靠顽强的精神,不服输的气概,把那场球简直给打疯了,打的东洋魔女人五体投地、毫无脾气。——这种疯,表现的是一种气概。世界杯足球赛上,马拉多那和他的阿根廷队,狠狠的疯了一把,最终把大力神杯揽到了自己的怀中。这种疯,表现的是一种激情。 
  狄金森说过:“许多疯狂是非凡的见识。——我不知道这个一辈子没嫁人,只会坐在家里写诗的女诗人算不算一个疯子,但的确有不少搞艺术或哲学的人是疯子。尼采是疯子,凡高是疯子,荷尔德林是疯子。 
  今年的夏天去威海,在里口山,我有幸遇到了一位隐居在那里的疯子艺术家,之所以说是“有幸遇到”,那是因为本来打算去蓬莱那边的海岛休闲小住的,临行前的晚上,被威海朋友的一番“威逼利诱”,临时改变了行程,从而成就了这次在里口山与疯子画家难忘的邂逅。  

  2、 
    里口山位于威海市郊,那里山峦起伏,林木茂盛,于闹市的一角形成一处世外桃源。“山不高而秀雅,水不深而清澈,林不密而茂盛。”——用《三国志》里描述卧龙岗的词汇形容这里,再也确切不过了。 
  山里不多的人家,散落形成几个自然村,村庄里的老房屋大都是用石头砌成的,“倚山卧溪”掩荫在茂密的桃树和枣树间,而贯穿村间路边的那条小溪,被当地人称作“玉带溪”,我惊叹这溪的名字取的雅致,随行的朋友告诉我:那是疯子取的。 
  “疯子?哪里的疯子居然这么文雅!”——我不解地问。经朋友介绍,我才知道这里住着一位外地来的疯子,至于缘何而疯,何以至此,流传着多种版本,大致是:这位“疯子”名叫曲晨,曾是京城里小有名气的画家,早年毕业于中央美院,后来与一位芭蕾舞演员相爱,而且爱得很深,至于爱情最后是否有结果尚不清楚,反正后来那位芭蕾舞演员跟别的男人走了,把深爱着她的画家的灵魂也带走了,风流倜傥的画家极度伤心后变成了疯子,疯疯癫癫的四处流浪,被收容所和疯人院收进不知有多少回了,后来被一位威海画廊的老板发现,许是惜才,许是同情其不幸遭遇,便把他带回威海,在里口山深处购买了一处农家小院,让疯子住了下来。十几年来,疯子渐渐地融进了这里的山山水水,与风声相伴,与溪水共处,饮酒纵情,吟诗作画,竟成了远近闻名的人文景观。 
  ——“这哪里是疯子,这不是神仙过的日子吗?”顺着朋友的指点,我望见远处溪水源头的山坡上,那处疯子居住的小石屋,不由得感叹起来。 
  但见云雾缭绕的山坡上,丛林茂密,溪水叮咚,好一派神仙境地,即使当年卧龙岗的诸葛孔明,也未见得能有如此仙境般的栖身之地。路遇一巡山的老翁,便上前询问:“有位画家在此,您老可知道?”山翁答曰:“你们找疯子吧?他白天不在家,不在山里转悠,就在溪边发呆,这会儿八成又在村口的小卖部里喝酒。”“村里住着一个疯疯癫癫的人,村民不害怕、不反感吗?”我问随行的朋友。 
  “习惯了,大家也就相处为安了。再说疯子从来不撒野,除了喝酒后情呀爱的自我抒情狂呼乱喊,基本不骚扰别人,反而时间久了,村里的人们还都觉得疯子挺可爱呢。” 
  朋友们的介绍,渐渐勾起了我对疯子的好奇心和神秘感,产生了想见识一下这位传说中的神奇人物欲望,可惜疯斋的大门上锁,吃了闭门羹后,我们只好怀着遗憾暂且下山。  

3、 

     在南街36号杨主任的山庄里,与同行的马教授、志伟弟和他的未婚妻小林姑娘一起喝了几道茶,又用完午餐后,稍事休息,我们便趁太阳未落山早早动身往市里返回。 
  当行至村口拐弯处,我突然发现路旁的一棵很大的杏树下,坐着一个长发披肩,脏乎乎,瘦黑黑男人在那里喝酒,身旁还闲坐着几个上了年纪的村民,凭直觉,我想这一定是传说的那位“疯子”。 
  我立刻喊:“停车!”等志伟把车停靠在路边,我便下车走向前去,询问那几位闲坐的老人:“这位是否是姓曲的画家?”得到确切地回答后,我细细打量眼前这位坐在树荫台子上脏乎乎的中年男人,只见他穿了一件崭新但是很脏的格子衬衫,乱蓬蓬的卷曲长发用橡皮筋扎在脑后,一张黝黑但不失俊俏的脸显得格外消瘦,面色倒是红润,想必那是长期接受太阳紫外线的光合作用。斑斓的树荫下,他盘腿坐在那里,旁若无人似地自顾喝着酒,身旁还散落着几只喝空了的酒瓶,那神态,超然自若,宛若神仙,丝毫看不出疯癫痴傻的迹象,只有从他一双如炬的目光里,会让人感觉出一种不寒而栗的逼人煞气。 
  同行的马教授和小林姑娘见了害怕,远远地躲在我的身后,我恭恭敬敬地上前问道:“您是曲先生吧?” 
  “你是谁?我不认识你。”他斜视我一眼,继续喝他的酒。 
  疯子说话时,我注意到他的上门牙少了一排,尚能看出牙根处的断裂痕迹,想必他一定遭受过不少的痛苦与磨难。 
  “我听朋友介绍过您,所以今天特地来看望您。”我不说拜见,而是称“看望”,为的是把话语说的亲切些。 
  朋友在一旁告诉他,我是从青岛远道而来的,慕名前来拜访他。疯子的目光柔和了,突然凑到我的面前,脸冲着脸,喷着酒气对我说:“我是个疯子,我去过崂山。”我心道:疯子还这么明白?看来是装疯卖傻!我递过一支香烟,却遭到了拒绝,他摸出了自己的香烟。我说:“烟酒不分家的,抽我的吧!”他却回道:“朋友的烟酒不分家,你我还不是朋友!”—句话,把我堵在那,尴尬得要命!“哎吆,分辨得还挺清楚嘛!” 我笑了笑说道。 
  心理学家马教授此时也壮起了胆子,对他喊道:“你哪里是疯子,看你这么逍遥的样子,分明是神仙嘛!” 
  “我就是神仙!天和地是我的父母,大山是我的儿子!”——“疯子”突然激昂起来,张开怀抱,手指着青天,语无伦次地高声喊着。声音浑厚,底气很足,四肢还柔软地做着一些舞蹈动作。 
  我问旁边的村民:他平时总在这里喝酒吗?回答是经常在这里,有时候一喝就是一整天,啥也不吃,光喝酒。我问:都是他自己买酒吗?回答是,疯子有的是钱,经常有外面的人来买他的画,还有日本人和韩国人呢。我问:这么多年都是他一个人过吗?没有亲戚或朋友来看望他?——我禁不住心底涌动阵阵的怜悯。“亲戚好像没有听说,不过每年夏天都有北京来的一些学生跟他上山画画。” 
  听到我们在谈论他,疯子眯起眼睛,把蓬乱的头发往后一捋,做着很酷的动作表情说:“我很帅,我是中国第一美男,李白是我二哥。”惹得大家一阵的开怀笑声。 
  忽然,疯子往我身后一指,冲着小林姑娘嬉皮笑脸地眨起了眼睛,开口喊道:“咦,这小姑娘有点意思啊,挺俊地吖,像我孙女。”一时把小林说红了脸,好比那树上熟透了的红杏。 
  此时疯子的神态像个老顽童,甚至有些可爱,让人感觉没有一点可怕的迹象。看天色不早,疯子的酒也喝得差不多了,我对他说:“能不能到你的住处,看看你写的诗和你作的画?”没成想疯子竟然欣然地答应了,于是,在志伟和小林两个年轻人搀扶着下,疯子晃晃悠悠地领着我们沿溪而上,来到他居住的小屋。  

4、

      门楼的木质匾额上,“神仙居”三个苍劲浑厚的大字显得格外醒目,虽然不知何人所书,但配合此情、此景、此怪人,却是再合适不过了。两扇大门各贴一白纸写的对联,上联是:“白眼瞟人间丑态百出”,下联是:“醉眸观世上五花八门”。看那字写的纵横挥洒,错落情致,笔墨之间颇有几分板桥遗风,想必该是“疯子”的手笔了!更有趣的是,院内房门上还有一幅对联:“浪子回头金不换,光棍回头饿死狗”,让人看后不禁哑然失笑。 
  进得屋内,一股浓烈的气味扑鼻而来,眼前到处是杯盘狼藉,一片凌乱,靠窗的案子上,散乱着一些纸墨笔砚,屋角的地上,垛着至少有半卡车的酒,看来这疯子是整天泡在酒里的。疯子让我们随便坐,指着那一大堆酒,请我们喝。环顾四周,哪里有可以坐下的地方啊!看疯子今天心情不错,情绪也似乎有些振奋,我便想“趁火打劫”,请他留下几张墨宝。要求刚提出来,疯子却诗情大发,吟出一诗句,说这是天下绝句,非得让我们根据这诗句对出下联不可,这鬼家伙,本来是想见识一下他的能耐,反过来竟要考验我等的水平。对了几句被他不屑地否定后,我干脆用上了激将法,说:“有本事你给我把上下联都写出来!”一句话,还真让疯子动了真格!操起笔,蘸上墨,挽起袖子,端起了酒。。。。。 
  他那边“醉眼眸”饱蘸浓墨沉思良久,我这里“冷眼观”心中暗想老兄你究竟有都大能耐!双方好似暗中较劲,又好像在暗斗智谋。不由得心里竟然发笑,怎么和疯子较起劲来了?不是自己也疯癫了吧! 
  志伟小弟端着酒,小林妹妹忙铺纸,马教授在一旁还苦思冥想琢磨下联呢,疯子这边已经把给我的对联写好了:“登黄山天下无山,观云海地上无云。”——竟是徐霞客的诗句,佩服这家伙脑子好用!落款是:“中国流浪画家 曲晨 醉书”。 
  写罢,笔一扔,端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那真是:“诗成掷笔仰天笑,酒酣拔剑踏雪行”。想起从前写过的诗句,再看眼前这位疯而又癫的奇人,不禁想起放荡不羁的李太白,仗剑而歌的古侠客! 
  有人说:“疯子和天才,仅一步之遥!”我却觉得,天才,都是极尽疯狂的人,不疯不狂,成不了天才!离开思维的羁绊,不受固有模式的约束,艺术才能达到天才境界!在我眼里,眼前这位疯子的手笔,无异于天才的杰作!假如不是酒精错乱的他的神智,他的笔下,一定还会呈现出神入化的境界。  

5、 
  市里的朋友来电话催促了我们吃晚饭了,这才骤然发现,日头已经快要落山了,真舍不得离开他——这可爱的疯子。即使小屋的气味让人感觉窒息,但这里的一切却如无形的手,牢牢地抓住我的心,吸引着我,不想离开。 
  我告诉疯子:今天很高兴,能有这么开心的一个下午,以后一定会再来看望他,希望他好好保重!并尝试着问他:临走之前,能否购他几张画作为纪念。 
  疯子好像明白我的心迹,很神秘地示意我跟他走,把我带到他的卧室——院子里的西厢房。马教授也想跟着进去,却被疯子堵在门外,诡秘地说:“单身汉的房间,不方便,嘿嘿!”弄得马教授一下子怔在那里。我心头不觉一惊!哇靠,这哪是疯子呀!分明一心智过人,装疯卖傻之人!此时,我对他的“疯”产生了怀疑。 
  疯子从炕头的破棉絮里,翻出一叠画给我,我拿到“画室”,一张张摊开在地上,因为这里的光线比那卧室明亮些。 
  这是一些画好的扇面和斗方,笔墨张扬挥洒,却不失法度,浓淡之间,山的磅礴和水的灵秀浑然一体。最传神,是画面中点缀的那些人物和动物,寥寥数笔(通常是三笔),便把那人物写得栩栩如生,几点笔墨,活龙活现的小狗便跃然纸上。那是真正的靠写意传神,无半点工笔痕迹。 
  观其画,揣摩其心,我感觉疯子的画里山水,寄托着他无限的深情。观他的那些画中,常常有一个红衫女子的背影,或雪夜暮归,或倚栏翘望,与整幅画面暗淡的色彩,形成强烈的对比。我不是心理学家,但凭我的直觉,我能感到疯子的画中,暗藏着一颗充满期冀的心。 
  征得疯子的同意,我挑选了几幅比较有特点的画,临走时,我给疯子留下八百元钱,算作一点心意,让他买酒喝。 
  踏着夕阳的余晖下山,我一次次地转身回望那山坡上掩映在树林间的“神仙居”,看门前那只孤单的身影,心头涌起无限感触。。。。。。 
  祝福“疯子”!无论是真疯还是假疯,都已无关紧要了,只要他活的逍遥自在,只要他守住心底那份爱。无论如何,他的生活已经写下了一段离奇的故事,而这样的故事,可以称得上是一部传奇。(全文完)  2006-7-6 





姓名:  * 性别:  *
省市: * 辖区: *
网址: 电邮:
内容:
留言性质:公开 悄悄话